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CocaCola-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超级制霸】听说林彦俊得了绝症(上)

农橘向,天雷预警

怀孕向ABO (Alpha X Beta)

医学常识没有,有什么写错的拜托轻点骂...

我有打预警,要是踩雷了不要骂我


(上)

林彦俊手抖着举起了医生递给他的化验单。上面明明每一个字都是上学的时候学过的但是看着眼前的化验单他完全不理解组合在一起的意思,黝黑的眸子微微发颤,想要开口问清楚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发现嗓子紧的不行宛如在沙漠里三天没有喝水的旅人。


林彦俊放下了手中的化验单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清了清嗓子直直的看向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再次开口,“这什么意思?”


医生放佛对眼前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微微笑了一下,“林先生恭喜您怀孕了~!宝宝已经三个月了现在在您的肚子里非常健康哟~!”


林彦俊瞪大了双眼,心跳的声音放佛要把耳膜冲破了 “你有没有搞错?我不是怀疑你的专业性,你看你这么年轻说不定检查的时候…” 林彦俊用着这一定是梦是恶作剧的眼神恳切的看着医生,但是说着说着自己却又说不下去了。明明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他现在身体里孕育着一个新生命可是心情却又沉重的不行。


从医院走出来的林彦俊还是觉得很恍惚,过马路的时候连车都没有看清,被骑着自行车的阿婆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有这么想不开吗?走路也不看着点?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对自己的生命这么不负责任…” 阿婆的教训持续了十分钟但是林彦俊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是不停的鞠躬道歉。


“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吗?” 林彦俊自嘲的笑了笑,是啊不止是自己现在他身体里还有另一条生命,一切都发生的太忽然林彦俊不知该做何反应。对于一个Beta来说怀孕的几率大概比中彩票还难吧,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大约是一个月前,林彦俊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其实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只是变的非常嗜睡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倦怠放佛十天没有合眼的样子,可是他每天明明都有睡超过十个小时。


毕了业加入乐队的林彦俊应该在忙碌的到处演出,比赛,可是原本活力十足的林彦俊每天无精打采恨不得打十万个哈欠,乐队的队长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林彦俊下令让他好好回去休息休息,顺带着连平时补贴自己的零碎工都不让去了。


原本想反抗的林彦俊收到了队长的怒瞪,连平时缺根神经的陈立农都上来拉着他的肩膀说,“哥你最近真的看起来很累,是不是病了啦?休息一段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嘛。” 林彦俊看着拉着他胳膊摇啊摇的陈立农瞬间没了脾气,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陈立农是何许人?那是林彦俊大学的室友,毕业了和他加入了同一个很有名的厂牌组了乐队。说起来虽然不算是一起长大的竹马可是他俩的关系以周围人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以为他们从小穿着一条裤子长大” 的程度。两个人一见如故放佛遇见了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合拍的不得了,自称96频道。陈立农作为一个人中蛟龙的Alpha本来就有着吸引周围人的魅力,朋友也是一大帮,在第一次得知林彦俊竟然是Beta不是Alpha的时候被深深的震惊了,毕竟从哪来看林彦俊都更像是一个强大的Alpha。陈立农有着吸引人的魅力,可是一般刚见到陈立农的人都会被他人畜无害的微笑给误认成Beta,反而林彦俊给人一种冷酷Alpha的感觉。


他们的挚友尤长靖曾经说过,“多亏彦俊是Beta不然你们关系也不会好到这种程度。如果是两个Alpha说不定你们会为了争一个姑娘打起来呢,不过彦俊要是Omega的话你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一般假装在沉思的尤长靖被林彦俊一脚踹了屁股。


“靠北你才Omega呢!不要玷污我们纯洁的友谊!而且就算是Alpha我们也会很亲的!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 林彦俊一边打趣着尤长靖,陈立农还躲在林彦俊身后像一只大狗狗一样的附和着林彦俊,“就是就是,你就是羡慕嫉妒恨~!”


尤长靖看着眼前的狗男男委屈的捂住了自己的屁股,“我本来就是Omega! 你们这群狗男男迟早会搞到一起!等着瞧吧!” 说完尤长靖就哭唧唧的跑去找陆定昊试图得到一丝安慰。


回想起尤长靖的话林彦俊心累的抱住了自己的头,鬼使神差到家了的林彦俊甚至忘记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回到家就一头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毕业以后林彦俊自己出来租了一个小房子,通透式的loft非常适合独居的人。要问他为什么没有和他的soulmate陈立农住,其实也不是没想过,只不过在他提出要一起合租的时候惨遭陈立农的拒绝,还记得当时陈立农说,“如果碰到哥带女孩子回家肯定会很尴尬的啦,我打算找一个母胎solo一起合租”。


林彦俊只记得当时自己心里骂了一句“靠北!陈立农这个烂人! ”然后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自己开始找房子。虽然表面上大家似乎都会给林彦俊打上”林老师“,“老司机”这种tag但是实际上林彦俊也只是在纯情的学生时期谈了几段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纯情恋爱。撑死了只是一个理论司机,实践新手。


躺在床上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林彦俊觉得脑袋昏昏的,回忆着三个月前的夜晚林彦俊不禁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时间转到三个月前,乐队在很紧张的准备一个比赛,正好赶上了陈立农的生日队长也想借机好好放松一下大家的精神。平时总是吹自己是五瓶烧酒酒量的陈立农在被灌了两轮以后就已经不行了,整个人就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只会傻笑。林彦俊虽然喝的不是很多但是也有点晕呼呼的,看着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陈立农,林彦俊作为他的好基友怎么能丢下他不管呢?理所当然的把人给扛回家了,本来还在一路傻笑的陈立农到了家不知道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对着林彦俊就是一个壁咚。林彦俊虽然感觉有点晕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心想陈立农大概是把他当作什么Omega了吧。


作为一个Beta林彦俊无色无味,据说陈立农有着混着烟味的松树味信息素,闻了以后非常的让人心旷神怡,总之是非常强势的味道,然而林彦俊心想跟这只微笑的大狗狗真是一点都不搭。此时此刻的醉酒的陈立农像是露出了獠牙的小狼狗,两个人的距离让林彦俊产生出了我似乎闻到了他的信息素味道而且这味道真的非常适合他的错觉。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从认识陈立农那天开始林彦俊就已经潜意识里心怀不轨,林彦俊望着陈立农嘴上的痣不知不觉的就他亲在了一起,然而林彦俊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硬邦邦的Beta并不是什么软乎乎香喷喷的Omega,但是想要阻止住陈立农更进一步的手似乎随着加深的吻使不上力气。浑身热乎乎的林彦俊甚至产生出了我tmd不会是一个“披着Beta皮的Omega吧”这种错觉。


想要和一个Alpha对抗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Beta,而且是想要和一个醉了酒的完全不知收敛的接个吻就已经把自己嘴巴啃破的Alpha对抗就更是门儿都没有。那一夜林彦俊可以说是永生难忘,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在没有润滑剂没有避孕套,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差点被陈立农日进墙里结束了。


就算一整晚林彦俊都温顺的不行一点儿没有反抗,第二天一早起来林彦俊还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前一晚上遇到了车祸或者是被火车撵了,为啥全身上下会这么痛。可以说是载入林彦俊人生纪念册的最糟糕的一晚了。


看着睡的跟一只死猪一样的陈立农,林彦俊任命的爬了起来。内心深处似乎对着“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而感到沾沾自喜,然而理智却告诉他“陈立农大概什么都不记得就当作是没有发生过好了” 毕竟一个Alpha只有跟Omega在一起才算是正道,像他一样的Beta有什么资格跟这么优秀的Alpha在一起呢,走在路上会被套麻袋的啦。


林彦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他现在完全可以去警察局报警说自己被打了一顿,嘴角被啃破了,全身上下全部都是被陈立农咬的牙印和留下的吻痕,胳臂上腿上留下了些许发青发紫的掐痕,最严重的要数脖颈,深深的牙印到了让林彦俊感觉碰一下肉大概会掉下来的程度。林彦俊对着镜子自嘲的笑了笑心想陈立农可能真的把自己误作哪个Omega了,这么狠的咬了他的后脖颈,然而Beta是没有腺体的。


由于Beta身体素质并不像Omega那样跟Alpha足够契合,本来就是惨遭开苞的林彦俊觉得自己可能也许大概是…肛裂了。林彦俊一瘸一拐的任命的从厕所走了出来随意的套了件衣服准备去医院毕竟自己的身体还是要自己爱惜。


走到床边上林彦俊蹲下来望着熟睡的陈立农,阳光洒在了陈立农的脸上,随着呼吸脸一鼓一鼓的睡起来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完全无法和昨天把他日进了墙里的人重叠。林彦俊嘴上骂着睡着的人却还是掩饰不住上升的嘴角。


思来想去林彦俊还是觉得朋友是两个人最好的归属,毕竟可以互相陪伴对方一辈子的身份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是恋人呢?这一晚本来就不应该发生,林彦俊觉得自己像偷偷打开了糖果盒子偷吃糖果的孩子,他已经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应该再有其它贪念了。林彦俊凑近了陈立农说 “就这一次” 然后轻轻的吻上了陈立农嘴上的痣。


换完床单毁灭了所有证据的林彦俊给陈立农留了个纸条压在了陈立农手机底下,走之前看了看依旧睡得很香放佛天使一般纯真的陈立农忍不住踹了他一脚。然后陈立农只是哼唧了两声翻了个身蹭了蹭枕头继续梦周公。


“真是个小混蛋。”


TBC


评论(34)
热度(352)
©-CocaCo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