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CocaCola-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异坤】Elite Part2 (哨兵向导设定)

虽然这篇糊了但是我真的构思了蛮久的,还是坚持写下去了

你们的留言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丧脸


Part 2


蔡徐坤的火大的坐在椅子上抖着腿,生气的脸瞥向一方完全不直视坐在对面的人。时间倒转到昨天晚上蔡徐坤的确是被一个陌生人’救’出了塔外也的确是逃了出去。然而黑夜中的蔡徐坤完全无法辨认自己到底在往哪个方向跑,森林里高大的树林完全的遮住了天上的星星,连月光也只是透着树叶微微的洒下。蔡徐坤找不到空地也听不到任何水源的声音,他绝对靠在树上休息片刻等到天亮了再行进。


坐下靠在树上的蔡徐坤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刚刚出逃的那股热血的劲儿就像打进去但是耗尽的肾上激素。蔡徐坤这才感觉到了夜里的寒冷,头又微微的痛了起来,蔡徐坤紧紧的圈住了自己的双腿,下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完全就是一幅可怜样儿。蔡徐坤忽然有点鼻酸,眼睛发热,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本来平静的生活就这么打破了还沦落到了这般境地。


忽然蔡徐坤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紧张的半蹲了起来形成了准备攻击的动作,刚刚那股矫情劲儿全没了。在森林里可不是开玩笑,他可不想刚逃出塔就被猛兽当成了盘中餐。凭借着微弱的月光,蔡徐坤看到了一匹白狼。白狼灰色的眼眸在黑暗中依然发出了犀利的亮光。


蔡徐坤心里默念“主啊,我不会这么倒霉的就要被一头狼咬死吧…” 忽然这匹狼冲着蔡徐坤猛扑过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逃跑的机会,蔡徐坤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现在他忽然有点后悔就这么草率的逃出了塔。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这匹狼只是顺从的低下头拱了拱蔡徐坤的膝盖。尽管看似温顺的狼似乎在撒娇,但是蔡徐坤却是一动都不敢动,仿佛被点了穴一样定在原地。长时间的半蹲让他的腿微微的打颤,要死就死吧蔡徐坤心里想然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这匹狼也坐在了蔡徐坤怀里,白狼的毛非常蓬松柔软身体散发的热气让在寒夜中的蔡徐坤放佛坐在了火炉前一样。


蔡徐坤没有忍住的摸了摸这手感绝佳的毛发,“难道你其实是一只大狗吗?这么乖~“,蔡徐坤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对一只动物讲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呀呀,我是被冻傻了吗,怎么会跟一只根本听不懂我讲话的动物说话?”


然而这匹狼并没有在听到蔡徐坤说它像大狗以后生气,并不是它听不懂,相反的是它完全可以理解蔡徐坤在说什么,因为这匹白狼并不是什么森林里的动物而是王子异的精神体。它的精神和王子异是完全连通的,准确说是它代表着王子异的精神力和精神状态。这匹狼选择接近蔡徐坤的原因也是出于王子异要保护蔡徐坤的心情,因为蔡徐坤想的没错这片森林里充满了洪水猛兽。


--------------------


王子异在回到了塔内后去了静音室。平常出完任务的哨兵在回到塔内后都会直接选择进到静音室来整理自己的思绪。这里隔绝了一切噪音,可以让哨兵免受嘈杂的信息全部无一例外的涌入大脑的烦闷。然而静音室并不是空无一人。


“哟,回来了”,一头白毛的年轻哨兵对着迎面走进的王子异仰了仰头打招呼。可以明显的看见这个年轻哨兵整个左臂和肩膀明显的脱节被吊在了胸前。


王子异并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在灯光下可以明显看到王子异受伤的嘴角和被纱布包住的将近一半的脑袋。然而这种伤似乎对于哨兵们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对彼此的伤有任何关心。


之后整个静音室又归于了安静,没有一丝的声音,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不知是在冥想还是睡觉。慢慢的可以看到静音室出现了一只受伤的猎豹幼崽。可怜的小猎豹一出现就蹦进了少年哨兵的怀里,少年哨兵只是轻轻的帮它顺起了毛并没有睁开眼睛。


“彦俊”,一直没有张口的王子异忽然叫了对方的名字,还没有等王子异问任何问题林彦俊放佛就已经知道了他要问什么 “这次对方有至少是B+级的向导,比起外伤受到的精神攻击更严重所以我家小橘都变小了,不过能逃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说到小橘的时候小猎豹抬起头舔了舔林彦俊的下巴。


这只名叫小橘的猎豹就是林彦俊的精神体,虽然林彦俊还是一幅少年的样子但是已经二十三岁了。他是在十三岁时分化成哨兵的,说起来也有十年了,精神体也早就成长为成年体了。刚分化的哨兵或者向导的精神体都会是幼崽形态,但是它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长大。然而在哨兵的精神在受到严重的损伤时精神体才会又回到幼崽的形态,就像开启了低电量模式一样。精神体很大的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哨兵或者向导的精神状况,所以可以说林彦俊的精神状况不是很理想。


王子异并没有在吭一声似乎在听完这段话的时候开始沉思了起来。王子异和林彦俊是在林彦俊十五岁的时候在塔里遇到的。跟塔里其他大部分的哨兵和向导一样,林彦俊在一觉醒就被送进了塔。经过了两年的训练,林彦俊和王子异成为了搭档,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从此以后基本上他们只要出双人以上的任务的时候都会一起行动。小时候的林彦俊很羞涩也不怎么敢讲话,完全是非常有礼貌的乖小孩模样。后来渐渐的因为王子异不爱说话,林彦俊变成了一个小话痨。这对哨兵搭档一起出的任务渐多默契也越来越好。


“Boogie呢?我好想Boogie啊…” 林彦俊嘴里的Boogie就是王子异的精神体白狼。尽管林彦俊喜欢它喜欢的不得了但是高冷的白狼完全不爱搭理林彦俊,只要林彦俊一直吵,它就会反咬林彦俊一大口。


“跟着坤坤呢”


“啊!那个传说中新的小向导~你不会真让他跑了吧?” 现在整个哨兵向导所没有人不知道来了一个刚刚觉醒据说可能会是A级的小向导。


“恩”


“什么?你到底怎么想的?快让Boogie带他回来。” 林彦俊简直无法理解现在眼前这个人在想什么,放走比熊猫还珍贵的A级向导简直就是死罪一条。


王子异没有吭声,大概是想让蔡徐坤享受一下短暂的自由吧。

----------------------------


对面坐着的正是尤长靖,蔡徐坤现在气的一句话都不想讲话,他觉得自己已经快丢死人了。他是伏在白狼的背上被背回来的。原本抱着白狼的蔡徐坤睡的正香,忽然白狼开始拱蔡徐坤的腰,蔡徐坤迷迷糊糊的醒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莫名奇妙的被白狼甩到了背上。白狼开始急速奔跑,害怕掉下来的蔡徐坤闭上了双眼紧紧的抱着白狼的脖子,然而不出五分钟当白狼停下来的时候蔡徐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才发现他又被带回到了塔。


蔡徐坤在塔的门口被两个哨兵模样的人扣押进了现在的房间并且带上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臂环,此时此刻的蔡徐坤不仅是愤怒,疲惫的身体让他感到烦躁。他站起来搬起椅子就砸向了一侧透明的玻璃墙。


“没有用的,这些都是钢化玻璃,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一个哨兵也是出不去的。蔡徐坤逃你也逃过了,现在你可以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冷静下来吗?你难道想让塔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你吗?” 尤长靖带着一丝轻笑的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听完并没有任何回答只是他周围的向导信息素变的更具有攻击性了。“你现在这么暴躁的原因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有完全转变成向导所以体内的激素非常不平衡,马上你的引导就会来,你的臂环以后就是你的身份证明,不要试图摘下来。” 尤长靖说完站起来就走了出去,蔡徐坤看到透明的玻璃墙瞬时消失但是尤长靖刚走出去玻璃墙又形成了。蔡徐坤看着玻璃墙想借助一会引导员走进来的瞬间冲出去,他现在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


还不到十分钟就看着一个体型健美的哨兵走了进来,他皮肤呈古铜色虽然肌肉健硕但是却不显得过于壮,刚好的肌肉在他身上就像合身的盔甲一样。当他隔着玻璃墙望着蔡徐坤的时候,他左侧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波澜,清晰的映出了蔡徐坤的模样。剩下的右眼和他的半个脑袋都被纱布围着,完全就是一幅重伤的模样。


就在玻璃墙变透明的一瞬间蔡徐坤卯足了劲儿冲了出去,现在引导受了重伤不就更利于他离开了吗?但是王子异就像早早就预料到了一样轻轻的伸出了胳臂就拦住了蔡徐坤,蔡徐坤完全无法挣扎。他把蔡徐坤固定在他一侧的怀里,“我不会伤害你。”


在说完这句话后,蔡徐坤才意识到这就是昨晚那个带他出塔的人,这熟悉的触感和声音肯定没错。蔡徐坤忽然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整个人瘫在了王子异身上。王子异抓住了他的胳臂带他走到了相邻的一个房间。里面不知是点了薰香还是什么,有一股很好闻让蔡徐坤感觉很舒服的味道,但是这并不代表蔡徐坤就放松了警惕。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蔡徐坤就和王子异一起相对无言的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渐渐的蔡徐坤才觉得不对劲,这个人怎么回事,带他进来之后就没再动过也没说过话,不是说是什么引导吗?


忽然王子异就像被按了启动按钮的机器人一样,“我是来完成新人向导转化任务的哨兵S007号,你可以提问。”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见我的家人!” 蔡徐坤又暴躁了起来。


“可以,但是你现在的情况不利于离开塔,只要你完成转化就可以出去也可以见家人。” 王子异冷静的说着。


“我不是向导,我也不想转化成向导,我要现在就回家。” 


“你是向导,你已经转化了80%。你现在不利于到街道上,因为你的精神暴躁会影响到普通人甚至引起冲突。你的认知存在误解,塔并不会限制你的自由。”


“那我现在就要出去。” 蔡徐坤现在并不打算配合他们完成什么转化,竟然不限制自由那他现在就要回家。


“好。” 


王子异的准许让蔡徐坤觉得惊愕,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看到王子异站了起来带着他往外面走他才意识到他真的让自己出去。


走到门卫处王子异撩起了袖子漏出了胳臂上的臂环,“S007号,X001号申请外出。”


门卫处的人迅速的对着屋里的电脑敲入了信息还扫描了他们的臂环,“驳回,X001号正在转化期不允许外出。”


“我会进入冻结状态来担保。”


“稍等。” 紧接着门卫处的人拨通了电话不知道说了什么,过了几分钟就有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来把王子异铐住了。


“等等,这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冻结状态?你们为什么要把他拷起来?”,蔡徐坤看着让他跟着他们走的人一头雾水,大门就在这为什么他还要回去?他们在耍什么把戏吗?


其中一个穿着防护服的人说 “为了确保您会回来,我们会在您外出时把S007号放入冷冻箱让它进入半睡眠状态,如果您在24小时归来那么它也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如果您逃跑了,我们会将S007号投入实验。现在我们需要您和我们一起到冷冻室,在确保了S007号进入了冻结状态您就可以离开了。”


蔡徐坤不可思议的听着,投入实验?冻结状态?凭什么?就是因为他要出去,他们把王子异当作什么了?物品吗?


他现在感觉自己的气愤值已经MAX了,他觉得这里的哨兵向导都没有被当作一个人,“我出去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正在转化,出去必须需要同样级别的哨兵或者向导给你担保,我是你的引导要对你负责。” 王子异放佛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的陈述着。


“那我要是跑了呢?” 蔡徐坤撇头冷笑了一下。


王子异并没有回答,“还出去吗?”


蔡徐坤顿了一会,“转化需要多久?”


“快则十二小时,慢的话要二十四小时。”


“快点带我去转化” 蔡徐坤不耐烦的直接往塔里刚刚的房间走去。


回到了房间的蔡徐坤看着王子异不知道从哪拿了一管不明的蓝色液体,“喝下去,这是营养剂,因为你要转化不吃的话会没有体力。”


蔡徐坤接过奇怪的药剂,有点犹豫。不是他又在耍赖只是他从小到大都很害怕吃药,他很怕吃下去会有奇怪的味道。


“甜的” 王子异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脸皱成了一团的蔡徐坤补充了一句,但是眼睛里放佛有笑意。


喝完药剂的蔡徐坤,舒适的躺在沙发上,王子异坐在了一旁让他睡觉。蔡徐坤本来以为忽然让自己睡会睡不着,但是伴随着房间里让他放松的味道和已经疲惫的身体和精神他立马就进入了睡眠。


本来争锋相对的气氛现在变的柔顺让人感到舒适,具有攻击性的向导信息素现在就像柔软的羽毛一样充斥着整个房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蔡徐坤的臂环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


“蔡徐坤,蔡徐坤” 王子异轻轻的用手掌拍着蔡徐坤巴掌大的脸颊,然而蔡徐坤只是像猫咪一样蹭了蹭王子异的手掌还哼了几声并没有醒来。也只有才睡着才会这么乖,一醒来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咪一样,王子异在心里默默的想。确保了蔡徐坤已经进入了放松状态,王子异慢慢的把蔡徐坤抱进了自己怀里,双手十指紧扣。蔡徐坤动了动似乎是在给自己的脑袋找到舒适的位置,在靠进了王子异颈窝后,蔡徐坤蹭了蹭就没再动过了。


“王子异新人向导转化任务第99次开始” 说完王子异也慢慢的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蔡徐坤,你看到了什么?” 王子异低沉的对着蔡徐坤的耳边说着。


“唔…Cafe” 已经进入深层潜意识的蔡徐坤下意识的回答。


“坤坤想回家吗?”


“不要叫我坤坤,我想回家”


“那回吧”


“回哪里?”


“回到你想去的地方”


“去?”


“对,用你的意识去你想去的地方”


“去不了...”


“你要想象自己去了”


“不行”


“坤坤想象自己得到了自由”


“自由”


“对,自由”


蔡徐坤想到了伏在白狼背上的感觉。


… …


这种类似的对话一直持续着,王子异一直在很耐心的引导蔡徐坤。在第二十小时,蔡徐坤已经明显的开始脱水嘴唇开裂声音也变的沙哑,王子异也开始感到异常疲惫。


眼看就要失败的时候,终于在第二十一小时时,蔡徐坤开始抽动,王子异紧紧的握住了蔡徐坤的手,“蔡徐坤你可以的,坚持一下,过去就好了,没有任何东西在阻挡你。”


抽动了短短的几秒之后和一阵巨颤,蔡徐坤呜咽了几声,王子异感觉到了房间开始集合在一起的精神触梢。渐渐的一团小黑东西趴在了蔡徐坤的肚子上。就像刚刚出生的幼仔一样,这个小黑崽还不太会走路眼睛也没有睁开,它慢慢的爬了几下似乎是在寻求舒服的位置。终于它爬到了王子异的肩膀上,紧紧的抱住睡了起来。


王子异无奈的笑了笑,一大一小都在他身上睡着了。转眼温柔的看了看蔡徐坤,“恭喜你了小家伙”。


tbc

评论(6)
热度(34)
©-CocaCo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