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CocaCola-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超级制霸】听说林彦俊得了绝症(中-4)

感觉越拖越长,在构思要怎么让陈立农这个笨蛋想起来(因为他真的不记得了)。



(中-4)


多亏林彦俊之前几年一直有在零零碎碎的打工,对于他来说一晚上找好几个兼职还是小case一个。因为考虑到自己也不能做什么重活儿还要适当运动,林彦俊决定早上去送牛奶,之后去星巴克打工,一周有几天再去便利店晚上值个夜班简直完美(个屁!哥你会累死的)。林彦俊拿出了自己的计划本计划好了接下来三个月的工作。趁着肚子还没有可以方便行动的时候多打打工之后休息起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压力,感谢老天他还有社会保险这个玩意让他不需要在生孩子上面花大钱。


晚上一回去陈立农就栽进了厨房不知道在搞什么,联系好兼职的林彦俊摘下了眼镜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走进了厨房想去看看。陈立农看着旁边探头探脑的人笑的和一朵向日葵一样,“这个是给你明天的早餐和午饭啦,简单吃一点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恩?”


“这么贤惠哟,不错不错”,说这陈立农往他嘴里塞了一个洗好的葡萄,林彦俊美滋滋的想甜甜的真好吃。陈立农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学校时体育生的缘故要给自己配营养餐,做饭是又营养又好吃搭配均衡。早上他准备好了两个人的三明治还买好了牛奶和豆浆看林彦俊想喝什么,中午准备了洗好的水果和便携式的卷饼里面肉菜都有也不需要加热吃起来确实很方便也好带。


到了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是林彦俊先去洗的澡,洗完就钻进了被窝。虽然之前陈立农没有来常住过但是其实所有的洗漱用品包括拖鞋都已经有陈立农的一份了,一是方便乐团偶尔半夜演完出很累的陈立农可以直接来睡还一点就是他们之前还一起喜欢在林彦俊家通宵打电玩。


陈立农进浴室前喊林彦俊吹完头再睡,然而洗完澡就已经昏昏欲睡的林彦俊只是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句就睡着了。洗完澡出来的陈立农上床前摸了摸林彦俊的头还是湿的,认命的把吹风机拿了上去给睡的呼呼的林彦俊吹头发还顺便在他已经有点湿的枕套上垫了个干毛巾。


还说自己是哥哥连个头发都不吹,根本就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在摆弄林彦俊头发的时候陈立农看到他的后颈上有一个疤,他觉得有些奇怪。这不是他第一次给林彦俊吹头发但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印记。


台灯有些昏暗加上后发的遮挡陈立农觉得自己看的不真切。他跑到客厅桌子去拿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对着林彦俊的后颈照了一下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这个疤很深,可以看出当时那个人咬的有多狠。可是这太不科学了,林彦俊是一个Beta,他没有腺体,那这个标记到底是怎么来的呢?是谁可以在这种地方咬林彦俊?


陈立农觉得脑子有一点乱,一切都让人想不通。林彦俊喜欢女生,应该是?他敢肯定哪个女的都不会下嘴这么狠。毕竟后颈怎么看都是身处下位才会展露给别人。难道林彦俊难道喜欢男的?陈立农在想到这点的时候心中不知为何有一丝窃喜,他要搞清楚林彦俊到底是怎么了。陆定昊所谓的绝症还没有实锤,后颈的印记和明显变差的状态肯定是在暗示他什么,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之前陈立农来住的时候都默认陈立农睡里面,因为林彦俊说自己年纪大是哥哥要保护他理应睡在外面。陈立农每次都会恶狠狠的说了句屁嘞可是还是每次乖乖的爬了进去睡。


陈立农给林彦俊擦完头摸了摸他后颈的印记若有所思,然后关上了台灯跨过林彦俊爬到了床上。他睡觉一直有抱着东西的习惯,虽然之前每次林彦俊都说晚上睡觉离他远一点不过每次早上起来陈立农都会像八抓鱼一样紧紧的搂着他,膈应的林彦俊好几次早上直接把他踹醒。


陈立农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睡不着头疼有太多的信息让他大脑负荷过重。他任命的翻过身看着背对着他的林彦俊把他捞进了怀里,他的鼻子紧紧的贴着林彦俊的后颈闭上了眼睛。闻着熟悉的淡淡的洗发精的味道,陈立农迅速的跌入了梦乡。 



tbc


评论(19)
热度(197)
©-CocaCola- | Powered by LOFTER